快乐君飞在线吸锐

请回答2018【果然line离厂纪实】

Russie:

(深夜看了杰哥原来在mr.bio的一些视频,想写点什么给这几个大男孩大少年们。涉及到的都加了tag,不妥删。


2018年3月20日


朱星杰知道周锐偷偷走了。


周锐悄悄推开他宿舍房门的时候,他轻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很快被淹没在小鬼大得吓人的呼噜声和周彦辰匆忙的行李箱滚轴声里。


其实这个房门根本没办法悄无声息地开关,再加上每天来来往往的小崽子踹了那么多次门。它很不合时宜地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周锐和周彦辰慌张地回头,非常不幸地,对上了他刚从床上起身的眼神。呵呵,还好我还没开始痛哭,他想。


周锐和周彦辰转身离开后默默起身,在两位朋友身后送他们最后一程的唯美构思破灭了。


我可是很镇定的。地狱胡巴对自己说,同时深沉地发射自己的视线。三个大男人,在廊坊的破房子里,深夜面面相觑,不知道在比什么狠。胡巴觉得自己眼神逐渐呆滞,快要成为一颗白萝卜了。


直到周彦辰说,“你瞪我干哈?干哈?干哈?” 一口东北大碴子划破了尴尬的沉默。


然后周锐开始狂笑,笑到趴倒在行李箱上。周彦辰歪了下头,一脸傻不啦唧。


我们的杰哥暗搓搓地扶了下额头,咧嘴笑了。他非得耍帅的坏习惯让他没有笑得很开。


真好。他想。这俩人还是那么傻。


就像....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或者换个说法,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说再见了。


2015年6月


朱星杰心里有个时候,那个时候周锐还很瘦,周彦辰还觉得自己能日天日地。


他其实不太愿意回忆的,因为他觉得以前的自己没现在帅气。


而且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实在也不太美好。


当年他放弃了好声音决赛的机会,去参加了一个叫做流行之王的选秀节目。算是练习生吗?在这个不知道是综艺还是恶搞的节目里,他们水下憋气、全裸,美其名曰“让选手彻底明白偶像之路的艰辛”。对了,还有现场索吻和壁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壁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索吻。


他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星杰每次一想到就在心里狂笑不止。当然,他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酷。在无数一个人熬夜做demo的晚上,他会面对屏幕咳嗽几下掩饰这突然的自我,然后继续在心里狂笑不止。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他记得周锐很狼狈又拼命用力的样子。想要表现得稳如老狗但是其实在周星杰看来,像个鹌鹑。他后来想周锐原来那个时候就像大姐了啊。他跑的太多,妆都花了。精心准备的黑色眼线融化下来,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朱星杰心说,其实长得还不错,就是有点贼眉鼠眼的。


他记得周彦辰被百般刁难。最后发飙开始砸女嘉宾的立牌。


朱星杰在一旁瑟瑟发抖。不不不,他是在暗中观察。毕竟他是酷毙了的成年人。


他在机位外面偷偷打量着这个少年。是的,那个时候,大家还是少年。特别是周彦辰,两眼闪闪发光。虽然攒着股狠劲,但却不惹人讨厌,就算骂人也像是什么骄傲的宣言一样。


难搞的女嘉宾,在周小花大闹一场后却仿佛突然get了他霸道总裁的魅力,乖乖陪他完成了任务。逢凶化吉了嘿,场外弹幕朱星杰总结道。


周彦辰快步地走到他身边坐下,拿了瓶水咕咚咕咚开始喝,却一言不发,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彦辰大兄弟,先把脸上的口红印擦擦吧。可他一开口,却变成了:


你要不要看个魔术?


然后周彦辰说,你还没在索吻的时候变够啊?我是男的啊。


然后周彦辰哈哈大笑起来说,快变呀。


朱星杰说,你看这个纸牌,是poker对吧。可我觉得poker还不够好。你喜欢什么颜色?


周彦辰一本正经地沉思。好像通过选择一个正确的颜色就能看破魔术的套路似的。红色吧,他说。


哈哈,看仔细了。朱星杰煞有介事地抹了抹纸牌,纸牌变得越来越多。这是最入门的那种魔术,朱星杰也累了,懒得变太复杂的。再说,他觉得周彦辰应该都不是很懂。


但周彦辰说,什么啊,这个魔术也太简单了。


好啊,你说说怎么变的。


周彦辰张大双嘴,像个傻子,把脑袋转了几圈,也讲不出话。


两个人面面相觑,突然哈哈大笑。


什么啊,一点都不厉害,虽然我不会整。


我靠,我告诉你我可是刘谦关门弟子,重庆刘谦好嘛。我给你就是小露一手。


行,你虎,你厉害。哈哈哈哈哈哈。


我教你变呗。


我不要!我不要啊,别碰我你。


两个人就这样傻笑傻怼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周锐冷不丁地出现说,你俩再不擦口红印就干在你们脸上了我警告你们啊。


美妆博主周锐被两个人一把抓住,两个傻狗开始把口红印往周锐脸上蹭。


长隆公园很大,但是认识他们的人很少。奔跑了一天,半落的太阳开始投射温和的光了,那种阳光在水面上闪闪发光,就像他们小小的梦想。


谁都没想到他们之后会常常回忆那年夏天,那个热闹的海岸线,那些以为伸出手就能触碰全世界的傻孩子们。


2016年12月


“我宣布出道组合的名称是,Mr. Bio!”


朱星杰从梦中惊醒,身上大汗淋漓。梦里周锐和周彦辰的脸,渐渐变得模糊,又突然变得清晰,好像在质问他什么。


朱星杰,周锐,周彦辰,通过流行之王出道了。出道那天,他们不免俗地找个地方庆祝一番。因为没钱,最后还是在一个小酒馆。


旁边的大爷大妈聊着家常,小情侣在吵架。而周彦辰一下子跳到了椅子上,全小酒馆的人突然回头。


“周锐、周彦辰…..还有,还有你,对朱星杰!”他突然大喊。


彦辰大兄弟怕是已经醉了,他心说。


“你们!”


“要做到别人都做不到的事!”


“要让全世界的观众,看到你们,都很幸福!”


小酒馆静了一秒。然后爆发出了一阵掌声。大爷说,小伙子可以的。周锐开始偷偷抹眼泪。


朱星杰不愿再往下回忆了。周彦辰真挚的脸晃动在他眼前,让他讲不出话。


Mr.Bio 到底还是解散了。一个小破组合,接不到活,又不受公司重视。周锐解约走了,他虽然看着老好人,却一向做事果决。周彦辰说,杰哥,我陪你,我们会变好的。


会变好的….吗。


他们意外地都没什么女朋友,有过几段短暂的感情也都无疾而终。朱星杰总说主要是因为没钱。倒也没错,追梦的男人总是不太讨人喜欢,更何况是追一个没什么结果的梦,连自己都给不了安全感,还想带着别人家的女儿和自己一起掉坑里,是不是有点太渣男。朱星杰的啾咪也只能给周锐卖卖萌用。


怎么想着想着总能想到女朋友,胡巴暗暗嘲笑自己,两个手抱住了自己的大头。


他的手机突然噪音大作。


嚯,不会真的是小姑娘的电话吧。他心说。


来电屏幕上三个字,王琳凯。好像今天助理让他存的,具体怎么回事,他也忘了。


琳凯…..什么小姑娘,要给我凌晨三点打电话啊。


2017年7月


朱星杰痛恨自己当初怀着春梦接了王琳凯的电话,他感觉他现在确实和他男朋友差不多。


这位福建十七岁嘻哈小男孩lilghost小鬼。


“杰哥!你听我写的歌咋样啊”


“…不错。”


“杰哥杰哥!我可以听你写的歌嘛。”


“诶杰哥!你都听什么歌啊”


“杰哥!我觉得你这耳机不错。你的是白色的,我想买红色的!你在哪买的?”


“…你可以把音量调小嘴张小点么?”


眼前的男孩马上耷拉下脸,挠挠自己的脏辫。


“杰哥你又凶我。”


…毕竟是高中生,也不能要求太高是不是。他拍拍小鬼的头,说走啊,吃饭去,吃完饭带你买耳机。


小鬼嗷的一声挂在了他的身上。朱星杰觉得自己快聋了。


算了,高中生也应该时不时地挨些揍,要不然他不懂社会的险恶。


可朱星杰从来不舍得揍小鬼。他只是笑一笑,看着他胡闹。他有点感谢小鬼,让他忘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这个炮仗精一点燃,他就听不到很多他不想听到的声音。


比如周锐和周彦辰几年前稚嫩的声音。再比如那些刺耳的谩骂,说他找代笔,说他只不过是个屁也不懂的草包爱豆rapper。


小鬼坐在那,摆弄着他的新的红色耳机。杰哥,变魔术给我。


你事情很多哎。


但是他还是拿出了纸牌。小鬼不知从哪顺了一个喷钞机,兴奋地转来转去。(作者ps这段杰哥微博里有视频,超可爱了可以去看看,搜关键字“捧场王”)


你看这个纸牌,我觉得他现在牌面不太好。你喜欢什么颜色?这个入门级的魔术他不知道变了多少次了。


红色!!!小鬼超级捧场地大喊。


朱星杰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哇,太厉害了!!小鬼的喷钞机开始疯狂喷射,红色的纸币马上铺满了地毯。


那....我教教你?


教我!杰哥教我!


杰哥,我知道你最real了。我最了解你,你和他们说的不一样。小鬼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这孩子,装的什么都不懂,网上的事还知道的不少。


他被逗笑了,揉了揉那头五颜六色的脏辫。


想什么呢,杰哥陪你,不带怕的。


2017年12月


虽然话是这么讲。但是他陪着小鬼周彦辰来偶像练习生的第一天,就有一点点后悔。


他坐在那一百个席位里,假装深沉摆一些忧郁王子的pose,虽然镜头其实没有扫到他。小鬼开始问swin是谁蔡徐坤又是谁,是不是爸爸姓蔡妈妈姓徐,周彦辰实在忍不住了给了他一肘子。


但是朱星杰却凝固了。


台下有一张熟悉的脸。那个名牌上写着个人练习生周锐,初次评级是D。


小鬼开始悄悄打量朱星杰的神色,不过小鬼的悄悄也不过是离朱星杰脸五毫米远,大喊杰哥你傻啦。


周彦辰叹了口气说,周锐让我别告诉你。


朱星杰不怪周锐不告诉自己,他更害怕周锐再受伤害。这话说起来很小女生的矫情,但他确实这么想。他想起周锐原来老拿吉他唱的一歌儿,光良的少年,歌里面说,当你站在夏天的海岸线,我们还是心里面那个偏执的少年。相信所有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朱星杰说自己是个rapper从来不听这些小清新歌曲。他知道这个歌后面还有几句,世界尝试改变那个少年。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他懒得开口和周锐提这事,他不想告诉他自己去找来听了这歌,也不想聊从前。


晚上刚进宿舍,小鬼就开始拉着他喊麦。小鬼喊着喊着,说:祝杰哥和杰哥的兄弟们,都能出道!


周彦辰过来拍拍他的背,一副你养的女儿王琳凯长大了的样子。


他不置可否。继续参与喊麦:那小鬼呢?


现在小鬼比较重要!因为小鬼比较帅!他向脏辫男孩挤眉弄眼。


他和小鬼哈哈大笑,开始唱他们原来写的歌,大喊王琳凯C位出道。skr skr。


管他呢,现在比较重要。


周彦辰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谁在周锐升B的时候哭的像个小泪包,还要小鬼抱抱安慰。


周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坐在旁边开始录像,时不时发出奸诈的笑声。


而他,朱星杰,就像一个不懂事的老父亲,被他的新朋友旧朋友环绕着,可以暂时快乐。


2017年2月中旬


知道周彦辰晕倒的消息的时候,朱星杰一下子没说出话来。


他感觉周围一切都变得很遥远,好像是自己快要晕倒了似的。他和小鬼从后台飞奔过来,双截棍的队友已经把周彦辰围成了一个圈。他俩艰难地挤进去,周彦辰没注意到,还对队友挤出八颗大白牙的微笑,说我真没事,大家先彩排。


他和小鬼陪周彦辰坐车去医院。朱星杰两根手指抵着太阳穴,丁泽仁总模仿他这个动作,说是像土味视频里的想你想我想你。其实朱星杰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常常是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哭。


王琳凯试探性地拍拍他的背。周彦辰在角落含着棒棒糖睡了过去,或者说是终于卸下负担晕了过去。


他早该料到的,他早该知道周彦辰会倒下。


这些天,周彦辰常常看着楼道里的排名黑板发呆。


周彦辰变得很晚回来,甚至是整夜不回来。有的时候朱星杰刚要开口说一句,“别熬太晚”,他就扯着东北大碴子说自己快来不及了,一溜烟地跑了。


周彦辰的脸色渐渐变得很差,连说话呼吸都不太平稳。


有一次他偷偷问了来宿舍找周彦辰的朱正廷,你们dance组都那么累的么,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乐华队长说,我陪着彦辰练到两三点,他骗我说再练半个小时,后来我才知道他没回去睡觉。


乐华队长又说,他的队员水平也参差不齐,彦辰早上还要去叫睡迟了的小朋友,像哄孩子那样。


乐华队长开始絮絮叨叨,他说你们可得看着他点,这种时候别人都不好说话,只剩队友了。


朱星杰长出了一口气。乐华小队长唠唠叨叨的声音还在脑子里散不掉。医院的走廊像是注了水,让他抬不起脚,好像走一步都很困难。小鬼已经对着窗户开始悄悄抹眼泪。


队友…吗。如果只是队友那么简单,就好了。


他把周彦辰当兄弟。兄弟之间,最要命的就是那种可耻的自尊心。


参加比赛后,周彦辰肉眼可见地变得很温顺。他从日天日地变成了“小花”。他开始憨憨地讲他怎么把牙齿保养得这么白。队里不练舞睡迟的小孩子呛他,他也只是笑着说知道大家都累,默默地示意耿直的丁泽仁不要讲得太凶。


朱星杰看在眼里,但他不敢细想,也不提。他只是偶尔故意说你是不是和乐华的傻白甜仙子走得太近了,变得软绵绵了。周彦辰说我给你一大嘴巴子吧。然后贾富贵跑进来说彦辰哥我饿了,周彦辰笑眯眯地说别急别急你等一会儿。


周彦辰没有大碍。只是低血糖。然而朱星杰担心的却不止是这个。


他知道周彦辰打算拼尽一切了。他看着周彦辰横冲直撞了那么多年,却在这一次修身养性,他不敢想这一次这个人下了多大的赌注。是困兽犹斗,还是一往无前,没人知道。


公演那天,他和周彦辰肩靠肩坐着,然后一起被小半里的美丽周锐吓了一跳。周彦辰说,周锐,咋钱正昊的腿都比你长啊?但是脸上却止不住的笑意。


然后他看着周彦辰的表演。周彦辰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但是眼睛却闪闪发光。他站在舞台上出拳,聚光灯洒下来,台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仿佛这一刻世界中心就只有这一个人。


周彦辰上台前对他说,杰哥,真的别担心我,我只是想和你们一直在一起走下去。


朱星杰对自己说,他愿意用一切换取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大家还都在这个舞台上,光芒四射。


2017年3月初


节目进行到中后段,网上的言论也渐渐发酵。周彦辰的倒下,别家粉丝恶意揣测的不在少数。而dream组的踢人组队选part,更是风波四起。


朱星杰早已看惯了这些,其实自从他出道以来,接受到的大部分反馈都很负面。


当一张白纸上出现一个黑点,也许你会很在乎。但是当一桶墨泼上去,你可能就没什么感觉了。


他远远地看着周彦辰和丁泽仁拿着电夹板打打闹闹。真快啊,周彦辰这个人又老了一岁。他幸灾乐祸地想。


今年这一岁可要红啊,周彦辰。他对摄影师说:今儿给彦辰多一点镜头哈。


范丞丞贾富贵已经开始为一包魔芋丝大打出手,周彦辰开始为了丁泽仁“彦辰哥生日祝我快乐”的土味祝福哈哈大笑,这一小撮人的喧闹在空荡的大厂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朱星杰变成了快乐胡巴,他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今天和这一群人,他们可以一直笑着。


周彦辰看到应援的小推车,有点激动得语无伦次。剩下的人早就一哄而上地去拿吃的了。他拍拍周彦辰说,今年这生日一定是最刺激的一个。


他帮他戴上生日的小皇冠,朱星杰的手有点留恋地停留了一会儿,他看向周彦辰,周彦辰也看向他,好像一切都没变,身后的人笑闹着。他们合唱那首朱星杰写的甜腻腻情歌love day,朱星杰说,我会给你一直写下去的,写写写!


贾富贵要亲周彦辰,周彦辰假装嫌弃。


朱正廷大喊,彦辰我爱你!周彦辰回头说,我也爱你正廷,我也爱你。说了三遍。


朱星杰又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他原来常常做噩梦,梦到周彦辰和周锐独自离开,梦到他们受欺负。他觉得自己不用再做那个梦了。其实他要的也不是兄弟一直陪在身边,他要的是他的兄弟身边一直热热闹闹,就算那个人不是他了。


2018年3月18日


他不敢相信周彦辰淘汰了。


之后,他到网上看了那期的录像。公布卡二十顺位时,果然的朋友们意外的没有什么表情。朱星杰又在用手指抵着太阳穴了。


他翻来覆去地看他们出场的时候。他觉得看多了,他可能就能回复到那时的心情,忘了周彦辰走了。


算什么大事。


朱星杰粗暴地抹了一把眼泪,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


他醒来第一句话是,“彦辰走了吗?”


“他上午不还和你一起排导师舞台吗!”小鬼无语了。


“杰哥,你四不四傻!你说你四不四傻!”小鬼又开始发奶疯。跳上来抱住他的脖子。


王琳凯就是这种人,开心的时候喜欢扮酷装深沉的大人,但是越想哭的时候反而越幼稚越聒噪。朱星杰知道他不是在强颜欢笑,他只是还没长大。


但朱星杰内心莫名烦躁。“行了,你闭嘴!”他挥挥手,这个时间点,他真的没心情玩互怼游戏。


小鬼不放,“你想啥呢!告诉我。”


“你他妈吵什么吵!”他一把推开。他被自己的火气吓了一跳。对他的杰哥没有丝毫防备的小鬼,头一下磕到了床角。


小朋友低着头闷闷地说,“你别什么事都自己憋着啊。”


两个人沉默不语。他有点心软,但是仍然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懒得开口和小鬼拉扯。


他别过头,一把把王琳凯拉过来,给了个拥抱,王琳凯比他高,可现在头靠在了他的胸口,撸了撸一头其实软软的脏辫,尴尬地拍了拍小朋友的头,示意他自己很抱歉。


“胡巴!我们出去打雪仗啊…….诶诶我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天啊”,伴随着贾富贵小喇叭,他吓得一把把王琳凯推开。但又怕他磕到头,想用手护一下,一时间手忙脚乱。


富贵身后是周彦辰,他笑得有点温柔,说,“出去遛遛吧,看看雪。”


好….好啊。


于是他牵着小鬼,周彦辰牵着朱正廷和他的孩子贾富贵(?),一起出去赏雪散步了。


富贵马上用雪糊了他一脸,作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他立刻决定弄死他,并展开了大型追逐。


小孩窜的太快,他很快就跟丢了。他在弯腰喘气感叹年龄优势时,看到周彦辰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老了?要不要我扶你?”


我可去你妈的吧。他没说出口。其实朱星杰很怂,虽然因为周彦辰淘汰陷入了漫长的忧郁,却不敢开口跟周彦辰说话。


周彦辰成了他最大的羁绊,挂在心里太重,开口说什么都轻飘飘。每次看到他,会有太多过去的周彦辰出现。骂街的周彦辰、网剧跑龙套呵呵傻笑的周彦辰、在水族馆牵着他看这看那的幼稚周彦辰…解散的时候在他怀里泣不成声的周彦辰。太多幻影重叠在眼前,让他说不出话。


周彦辰为什么不哭呢?为什么不像过去一样呢?


当他站在21位,说“只是想一直陪伴我的兄弟们走下去”的时候,他恨周彦辰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难过。


他怕周彦辰长大太快。等周彦辰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大人,梦就要醒了,他也要离开了。而他朱星杰的梦,也不会再完整了。


雪像鹅毛一样落下。他想起一个蹩脚的情话,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周彦辰笑笑说,杰哥,你心里想的,我都知道。咱俩谁跟谁啊。


他开始大唱,确认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


你知道么,我很幸运能碰到你。如果不是朱星杰,周彦辰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但是走到了今天的离别,也还是幸运的。杰哥,我们就是遇到就已经值了啊。


两个人在风雪里慢慢前行,远处的欢声几天后就将冷清下来,谁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又各自是怎样一种境况。


2018年3月22日


回忆了一大串。朱星杰还是回到了现在这一刻。


周锐和周彦辰拖着行李箱,三个人哈哈大笑。朱星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吼了一句,小点声,小鬼还睡着。


王琳凯啪的一下把灯打开,说谁睡了,我一直在观察你,我知道你装睡!


小鬼戴上了他的儿童墨镜,四个人闹哄哄地向大厂外走去。


四个人默契地谈一些没营养的话题,比如全时的关东煮真的不是很好吃,比如乐华队长强迫儿子贾斯汀天天敷面膜结果长闭口了云云。


朱星杰突然说,你们带我走吧。


周彦辰笑了,说杰哥,我给你变个魔术。


你喜欢什么颜色?红色对不对?


可我不喜欢,我觉得你现在要喜欢这个。硬塞给朱星杰一张纸牌,是一张poker,看起来已经上了年头,牌的边角都已经微微皱起。


朱星杰也笑了。


回去的路上,小鬼说杰哥我有首写给你的歌发了哎,叫good night,就是劝你养生多睡觉的。


….你真恶心。他揽过小鬼的肩膀说,下次合唱一个呗。


翻过牌面,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斜斜的字,朱星杰,王琳凯,出道吧。


写在最后:推荐一个视频,我看了之后才想写的这篇文。可以上微博搜一下 少年 朱星杰 周彦辰 周锐


还有欢迎一起搞呕的来玩 微博@Liilicooo (虽然比赛都快结束了吧...

评论

热度(1957)